浮石

HOE.:

我现在面临几重崩溃:
1.马尔科一直在踢中锋位,实在是孤独弱小,球荒了呢。
2.马尔科·前锋中场后卫·踢全场·没轮休·罗伊斯,累。
3.硬要罗伊斯顶中锋位的话,香川,普利和魏哥为什么不用呢,中场根本没法串联,都是散的。
4.赢球看老天脸色,运气成分大于场面实力,刺激。

风信子

【荷兰虫X你】


你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告白,对象是暗恋许久的彼得,你的搭档。

当初竞选班长的时候你还因为他抢了你的位置耿耿于怀,但在之后处理班务的时候,你发现他其实还不错,或者说是非常可爱。

你们熟悉了之后他有时会给你带小零食,像什么奥利奥啊薯条啊之类的每天都不重样。作为回报你也会和他分享自己喜欢的文章。在学校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,你们也越来越熟以至于几乎无话不说。

他和你聊天的时候会注视的你眼睛,眼神总是很真诚。简直让人沉沦。你以前和他聊天总是喜欢看着他的眼睛说话,但在你发现自己喜欢他之后就再也不敢盯着他了,因为害怕他从里面读出点什么。

今天放学你终于鼓起勇气和他告白,大声的喊出“我喜欢你”之后大脑就一片空白,之前在家对着自己的小熊练习了很久的演讲统统被忘在脑后。

你不敢抬头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原地只剩下你一个人,彼得早已不见踪影。他走之前好像说了什么,但你并没有听清。大概是被拒绝了吧,你难过的想,背着书包漫无目的地走,回过神来的时候是在一座桥上,太阳快要落下去了。

你走在桥上,看到了即将落山的太阳,忽然就走不动了。脚下的桥和远处的夕阳是你目光所能及的画面,看起来有点凄惨,你想。一个人走在不知道哪的一座桥上,修修改改了很多遍的稿子最终还是没有被采用,几个小时前用尽所有勇气的告白也以失败告终,视线渐渐模糊,眼泪就快要掉下来了。你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,突然好像听见风声呼啸,于是抬起了头。

头顶上一个红色的身影晃过,在眼前的余晖里荡远,纤细的蛛丝上反射着落日火红的光,你低头看,右手里多了一枝白色的风信子。




远处的蜘蛛侠面具里是彼得通红的脸,他颤颤巍巍地发射蛛网飞快的离开。“我我我我也喜欢你!”他想起自己刚刚对你说的话,觉得自己简直傻透了。










(白色风信子的花语大概是不敢表露的爱!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半部分好像写的太急了,想写的细节都没写出来哇

糖果

【虫你】
你和往常一样在彼得桌兜里塞了颗糖。
自从你发现自己喜欢他之后就没办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,一有空隙就会偷偷盯着他看,在他有转头迹象的时候瞬间移开视线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,但笔记本上写着写着就变成了他的名字。你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,但其实每次你转头之后,你之前注视着的人也会悄悄地盯你看好久,但你从来发现不了,毕竟我们的蜘蛛侠可是反应很迅速的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发现他在学校操场角落悄悄喂流浪猫,你发现他给同学讲题的时候总是手舞足蹈但思路清晰,你发现了他身上越来越多的优点,于是对他的喜欢越来越多,以至于某一天早上你决定悄悄送他一颗糖。
为了确保这个小把戏不被发现,你每天都比班里同学来的早得多。因此早上第一节课总是分外难熬。
彼得每天早上来学校时总能发现自己桌兜里有颗糖,但由于并不知道是谁送的,就搁置在一边,又不好意思扔掉,时间久了堆成了一个小山。你每天都注意着他有没有吃掉当天的糖,结果是从来没有。渐渐的你开始觉得难过。
直到有一天你因为生病一连请假几天,结果他桌兜里的糖也断了几天。自此纽约的好邻居蜘蛛侠便知道了天天在他桌兜里放糖的人是谁了。
病好了之后你又回来上课,在桌兜里找书的时候突然摸到了一颗糖,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彼得,他抬头回你对视了一秒后就转过头继续听讲,但是耳尖变得红红的。
从那天开始,你的桌兜里每天都会出现一颗糖,有的时候还会有画着涂鸦的小卡片。当然是来自纽约市好邻居的书包啦,糖和卡片都是。

突然感动之后又突然一刀
Siri很了解了